宋荣子这个ID我占定了

没想到有一天能成为太太……(醒醒,搬砖)正经打个简介
实质all园党,会吃佣医,脑子有个洞
自从知道了宋荣子呵呵一笑ID就和他过不去
表情包狂魔、话痨
糖刀不分家了解一下,建议在看文前后做心理辅导hhhhhhhh(x)
极其好勾搭。但有一个亲爱的老白,所以让撩不让扑倒hhhhhhhh
专业失踪人口,但会尽力回到每一条评论&私信!
并不太擅长LOFTER,看消息只会点开评论和私信,通知艾特我我会看不到,有艾特我什么的请直接私聊我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一.钓鱼大师与他一银币的便宜儿子

@孚沙 的全员向西幻点梗文!以后 一章一章更新免得我写了一章就要重新在群里上传一次文件,你们不烦我自己先跳楼了x艾特一下参与人物—— @Phalloidin    @k君  @李密  @Apple  @Melete  @谯明江山 tag见cp向
后期有想露脸的兄弟私聊发我人设啊——!(没有的你想多了)WOW加中土世界加私设的奇怪西幻设定hhhhhh
整篇文我都不知道叫啥好(毕竟连写啥都不知道)反正先拿副标题顶事了再说233
羸弱分章,字数时多时少习惯就好了(什hhhhhh)

宋钘一直渴望看一眼贝烈盖尔大海,去看看那传闻中宛如天一般广阔,与云彩相接于世界尽头的奇景。甚至有传说天地本就模糊,白日里的大海深处,就是蜷缩成一团的夜晚,所以那里才会有那样墨一般的蓝色,要是在海边仔细寻找,甚至能偶然发现一闪而过的流星。日落时贝烈盖尔更是被红色,黄色与橘色浸染的完全同天空一样,根本分不清彼此,如此谁能说清那团巨大的火球没有藏入贝烈盖尔的怀抱里去呢。因此,宋钘总想着要亲眼见识一下,这样即使这趟出行并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冒险——毕竟冒险也不是路边的灯笼草,只要出门随便看看就有——他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不过呢,做人嘛,最重要的应该是实际,比如在想象诗与远方之前先搞饱自己的肚子,这一点在过去的惨痛经验中无数次加深了宋钘对此的理解。宋钘拢了拢身上灰不溜秋的黑袍,花了半个小时蹲在旅馆的炉火边给自己烤了条鱼吃。
偶尔有路过的精灵对这种这种乡巴佬行径皱起鼻子,然而他根本不在乎。烤的焦黄的鱼皮滋滋作响,他撒了些胡椒粉,心满意足地叉起一块。哦,伙计,你是没吃过我家河边刚钓上来的鱼,肉质鲜软得像……
嘎嘣。
宋钘毫无防备,牙痛的仿佛碎了一般,他捂着下巴吐出了那个该死的小东西——一枚银币。
“不亏啊,哥们儿。”坐在他对桌的亡灵幸灾乐祸地说,眼球在隐约可见的头骨里滴溜溜地转着圈儿。“哪儿的鱼贩子这么良心?”
宋钘没好气地将银币丢在桌上,小心翼翼地揉着自己还硌得发麻的颔骨。“我自己钓的,就是城那头儿那个水池子。”
“许愿池?”见他没吭声,亡灵又补充了一句。“就罗宁的影像每天都要发表演讲的那个地方?”
宋钘点点头,对于对方终于闭上了嘴十分满意,然后抄起刀叉,开始着手把盘里的鱼肉全部切成小块。
然而令人愉悦的沉默没能保持多久。“那块银币借我看看。”
他恶劣地瞪他一眼。
“马上还你。”
他用叉子柄把银币弹了过去。亡灵轻松地以盘子挡下,取过餐巾仔细擦拭了一番,然后轻轻捻在瘦骨嶙峋的——字面意义上的——指尖中。
宋钘以为他会念些古怪的咒语(这个亡灵是个法师,他已经看出来了),把银币变成齑粉,把粉再捻回银币什么的;然而亡灵法师只是定定地凝视着这一小块贵金属,注意力集中到连眼球都不转了。
过了好一会儿法师才移开目光,一开口惊得宋钘到嘴边的一块鱼肉都掉了。
亡灵说:“这个你多少钱肯卖?”
鱼都凉了他还没吃完,冷掉的脂油口感油腻腻的。宋钘颇嫌弃的推开盘子,“用钱买钱,你脑子没腐烂吧?”
法师微微一笑,露出一口七零八落的牙,“你知道这是谁投的硬币吗?”
卖什么关子啊,宋钘心里翻了个白眼,“上面又没刻字,你又是怎么能知道谁投的?”
亡灵清清嗓子,一副长篇大论的架势,看得宋钘赶紧喊了停:“得得得,你就直接说这硬币有啥值得你买的。”
法师被掐了话头也不恼,笑眯眯,慢悠悠地吐出五个字。
“马其顿宝藏。”
旅店里人声嘈杂,也没注意他们这一桌突然的沉默。宋钘目瞪口呆地看着法师,法师抬着烂了一半的眉毛看着他。
“当年马其顿国王灭国之前下令埋下一批宝藏,据说准确埋宝地点就记录在一枚银币上。”
“兄弟,你这牛皮是不是吹得有点大。”
“真的也好编的也罢,又不亏你的,就说这硬币你卖是不卖吧。”
他一伸手给抢了回来。“不卖!”
亡灵两手一摊:“说了又不信,不信也不给。你说你一个魔药师,和我们法师抢什么,对你又没纪念意义。不如做个人情,让我收了呗。”
宋钘蓝绿的眼珠一转,一手抛银币玩,“说说价格,我考虑一下。”

宋钘现在还记得,他第一次来到沙塔斯是大概三年前。那时候的圣光广场人声鼎沸,车水马龙。他站在巨大的发光七巧板前,腐朽的泪腺硬生生挤出了几滴水。
太他妈闪瞎老子的狗眼了。魔药师在圣光的沐浴下泪流满面。老子居然靠自己活到了现在!
而且现在还有了个儿子。
宋钘忍不住把手边那小子拎起来左看右看,实在看不出来半分亡灵说的“本世纪最天才的炼金术师”的样子。
像个熊孩子就对了。
“名字?”
“……”
想到这孩子一声不吭在那个法师旁边坐了半天自己都没发现,怕是个小哑巴,宋钘抖了抖,自己不是被骗了吧,别吧?
“你把银币给他,亏了。”那孩子有双碧绿的眼,黑色的短发胡乱支楞着,像只不羁的小狼崽子。
只是不爱说话?“嘿,你干爹我能干亏本的事吗?”宋钘一手拎他耳朵,反手一掏,银币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他得意洋洋地挥挥手,“现在,名字。”
他慢吞吞看了宋钘一眼,“Phalloidin。”
什么玩意?“Ph……”见鬼,那死亡灵生前绝对是个秃头巫医——或者随便什么职业但一定是秃头!宋钘手一挥,“那成,P我们走!”
“我叫……”
谁有空记这事,让法师发现了自己分分钟小命不保,宋钘拽着他新得的便宜儿子就是个八百米冲刺,“闭嘴,我才是你干爹!”

沙塔斯酒馆,依护城河而建——据说护城河直通大海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因为靠近城门,几乎天天人挤人。
当然也可能是它的啤酒便宜,五十个铜板一大杯,装在像个桶一样的木杯里,反正宋钘是喝不出什么特别的味道。酒馆里满是群喜欢到处乱滚,乱踢东西,拿大腿开瓶盖——还不会跳的家伙。嫌屋子里有点吵,酒气混着汗臭与不知道哪个醉汉的呕吐物的气息,熏的宋钘有点反胃,他决定带着Phalloidin做到门口台阶上去,“喂,会喝酒吗?”
都没等到回答,嘈杂声更大了,宋钘望过去,打斗随着惊呼声暴起——
“孚沙?!”

关于杰园本发货

强行从事堆里滚回来转发(:з」∠)_(。)
以及文包沙还在整理鸭,大家不方x

跳跳糖跳跳:

这么久了才发货不好意思,我代表这次本子的制作团队向大家致以真诚的歉意。但是我想解释一下为什么这么晚发货,其中实在有很多不可控力因素。


以及无特典的小伙伴今明两天就会全部发货完毕,加购了特典的小伙伴可否多等一周呢?因为特典出了一点问题。


请大家确认收货以后不要给淘宝差评…尽量给好评好吗?因为我们是找的代理,她对我们的工作流程是不了解的,我们这边的问题不能让她承担。谢谢理解qwq以及看到这条lof的小伙伴就不用再去问代理小姐姐什么时候发货了。


首先是特典包含明信片和立牌两种,明信片是和本子交由同一间印厂做的,立牌是另外找的淘宝店。而立牌制作工期比较长,10.5号的时候才刚刚做好,负责联络立牌的小伙伴一时大意没有填好收货地址,只能寄到那位小伙伴那里之后再分开两份寄给两位代发小姐姐。立牌现在还在中国大地上运输,这就是加购了特典的小伙伴得等一等的原因。


然后是其中一位代发小姐姐误把一部分特典明信片寄给了没有加购特典的小伙伴,我们不得不补印,这又是一次延误。


现在负责发无特典的代发小姐姐已经加足马力填快递单了,然而两位代发都是学生,得上课,快递公司又会下班,实在没有办法一次性把本子发完。不过其中一位代发是大学生了,明天课表比较闲,会在明天把剩下的无特典全部发完的。我恳求买了本子的小伙伴耐心等一等,大家这几天都在连轴转,大家着急我们也很着急QAQ


今天我被代理小姐姐谴责了很久,问我到底什么时候发货,顾客都很着急,每天旺旺问她。我装孙子(…)之余左思右想,还是决定发一条动态解释一下。


第一次做本子经验实在不足,在此诚挚向购买了本子的小伙伴道歉,我们会尽快发货的。


请求大家不要给代理小姐姐点差评QAQ

就某学术问题展开一场气氛友好严肃认真的双方会谈

归个档真麻烦,还是走链接吧╮( ̄⊿ ̄)╭
NC-15预警,点开之前先想想为什么只能走链接233
Sammy: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宋荣子说了句我杀lof

微笑

遭了,是超甜的宋山的味道hhhhhh @谯明江山

救救无聊死了的孩子吧!!!(眼神暗示来玩啊——)

Phalloidin:

你们亲爱的老P终于想做些正经事了!老P的杰园语吸来了!

当然是有规矩的喽:
群规:
1.国际三禁,规者发现一次提醒,二次DIY,三次机场飞机票,祝您旅途愉快。
2.和谐相处,闹事者小窗解决,公屏视情况DIY,飞机票。
3.皮下带b至少换个套。一次警告,两次DIY300+,三次飞机票。
4.涉三适量,别过分,违反DIY500+。
5.换皮机会两次。一次换皮免费。
6.发图需私发审核审图获p后方可发于群内。
7.清人时期不定,以一个月没有发言为准。
8.回复请用艾特,人多了太霸屏。
9.请注意遵守规矩,一次警告,两次DIY300+,三次罚DIY500+,屡教不改赠机场飞机票,附祝旅途愉快
10.不准重皮,但可幼体和性转

我的心是旷野的鸟,在你的眼睛里找到了它的天空。
祝您愉快。

石榴籽里的精灵

@谯明江山 请来自行带入宋山hhhhhh
@孚沙 请来自行ky hhhhhh
古风试手作,怎么说都隔了一两年没写了,手生的不行。(废了废了233)
那些找我要文包的小可爱不要着急鸭,因为沙酱想帮我整理成电子书,所以还要点时间233(东西有点……多)

他指上用力,厚且韧的果皮崩裂开四散开,露出一手心的富饶,颗颗莹润如玛瑙。
西域朝贡的上好番石榴,鲜艳的让他想起西域城破那天,从挥舞的刀刃尖甩出的一滴血,在半空中凝成一道刺眼的弧度,融入露水间,扭曲的美。经不住铁骑绝尘一踏,就碎了。
但是想这么多干什么……他摇摇头。剥下最红的一粒,那一指甲盖的红,仿佛凝聚了所有将士的鲜血。他看到西域的烽火连天,生灵涂炭。 震天的哭喊止在一瞬。
那场惨烈的战斗啊……
“喂,你还吃不吃了?”有女子声。
他惊讶,却不惊恐。世间万物,本就有太多不可言的人事。又不是所有事都必定能找出其源宗。
他小心翼翼将那只小小的红衣女子从自己的指尖拎下来放在桌面上,他看到她眼角一粒朱砂痣,那容貌,看着竟那么像自己的妻。
他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可能就是他的妻。他们成婚一年,就以贤夫良妻名满京城。不知私下惹了多少人眼红。他却在不久以后调去西域战场,偌大京城。只留她一人。
“喂喂喂?”她跳起来试图引起他的注意,“真想不通你们,我们都长成这样了,你们居然还愿意不厌其烦的剥皮只为了一点点微不足道的石榴肉?”
他又恍惚了一下,他也想不通,付出那么大的人力物力,难道只是为西域的一点朝贡的石榴?
“我只是想活下去。”她叹息。
“我也是。”他叹息。
月色东沉一寸,夜色又深了一分。
那两声叹息也就融入过堂风中。吹的烛影长长短短的摇曳着。
较年少的守夜人打了个喷嚏,抖了抖,“我们还要守多久啊?”
年长的那个看看天色,“在等等吧,这可是二皇子的头七,马虎不得。”
“二皇子去西域,一路报捷,三皇子也去做了监军,怎么人就……”
“听说是对面不知道是谁一冷箭……”年长的那个想到其中关系也背后一凉,“咱们还是不要多猜了。”
年少的护着灯火,见着四下无人,压低了声,“老大,那二皇妃怎么没了?”
“听说二皇子消息传来时,二皇妃还在笑语莹莹吃石榴,当晚就触柱身亡了,那血比那石榴还红。”年长的说着,似乎更冷了。
有不明方向的风吹来,像是未安的魂的哭号。
这次两个人都颤了颤。
“侍卫长这次有赏,西域朝贡的上好番石榴酿的酒,一人一壶!”远远的有声音传来。
两个人长舒一口气,拎了东西匆匆离去。也就无人看到,那风过堂,吹落了在桌面的一粒石榴籽。本来艳如朱砂的颜色在时间的磨砺下褪了那份灼灼。
像干涸的血迹。
——
“你啥时候还开始写原创了??”
“拉倒吧,我就是想感慨一下我前两天吃的石榴好红啊hhhhhh真好吃。”

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关心(。・ω・。)ノ♡身体还好啦,而且你们对我的影响真的非常大,从风格诡异的迷之严肃文风到熟能生巧的段子手hhhhhh
要文包的小可爱请稍安勿躁等几天鸭,因为95%的文档我都不命名,羸弱打字+上百的文档=一场灾难233而这次我会在文包里放几篇我未发布的文233(开小灶!)解压后用WPS打开就可以了。总之请耐心一点啦!
那么,我月考去啦

半退圈公告(麻烦大家浪费时间啦)

是的鸭,我要退圈了鸭。
实际上应该算是半退第五同人圈。在我准备完全退圈的前一天我加入了第五时报(好吧我就是学不会拒绝人家)因为时报是微博上的,想到lof的小可爱很多不玩微博,我还是决定先留下来把我投到时报上的稿子同步更新过来。
非常感谢lof所有的小可爱陪我度过的这六个月(这么久了鸭。)我是一个很糟糕的人,喜欢偷懒啦,文笔玛丽苏啦,各种失踪啦,心态不稳啦,以及羸弱打字什么的233是你们让我觉得好起来。

简单的说几个问题吧。(话痨预警,不想浪费时间的小可爱可以直接去取关了——)

1.为什么突然就退圈了。

这件事想很久了,在我参本的时候就有这想法,有的小可爱可能知道,参加杰园本的太太很有一部分都退圈了。有点报团退圈的意思吧233只是后来我lof突然炸了,什么都发不了。就一直拖到今天。

主要的两个原因:

①讲个故事
这几天一时兴起在玩屠夫。大家都知道屠夫的等待时间简直惨不忍睹。所以我喜欢在等待的时候看看世界频道。我在湖北频道,但我喜欢切到全国频道,后者热闹的多(不过我屏蔽了送,求之类的字之后冷清了一半233)
某一天我看到一个人说,“杰园ky狗闭嘴。”
我???
然后我看到另一个人在发“杰园第一!杰佣去死!”
……啊?
他俩刷了一会屏之后,第三个人插进来“辣鸡杰怨,杰克喜欢个男的都不会喜欢园丁!”
然后三个人一起刷屏。
稍加思索后,我全举报了(宋魔鬼)
说实话,我在湖北频道很少见这么壮观的场面。事后想想,lof就像个全国频道,什么人都能有,我相信“人莫鉴于流水,而鉴于止水”。但有时候(尤其对方无理狡辩的时候)我是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态的。我想我比较时候适合切回湖北频道圈地自萌。

②到了冬天,我的身体不算太好。各种奇奇怪怪的毛病一并发难,比如对寒冷过敏(寒冷!)导致水肿码不动字啦,坐骨神经和脊椎疼啦balbal。这两天还连续吐了两天的凌霄老血233(开玩笑的hhh吐的是淤血血块)把我同桌吓个半死hhhhhh但总归是没办法太频繁的码字了。

2.关于我退圈后会删掉所有杰园作品的问题

是的我会在国庆抽空全部删掉。当然近期也可能开始着手先清一部分(毕竟是真的多)如果有小可爱想围观我的沙雕笔风可以私聊我加QQ,我可以传文档给你(除了少数几篇在lof上激情码字写完就发的我没有存档。)
关于为什么这么做——
我是一个比较懒的人,有我前期的作品所获得的称赞我可以就从此止步于此,不会再试着突破自我了。所谓“誉不加劝,举不加沮,辩乎荣辱之境。”我想我不能背离我取名为“宋荣子”的初衷。

3.关于之前的点梗

其实我都动过笔了,只是因为事比坑还多没有完成。
(最对不起的就是几个点过梗的小可爱)我应该会在投给时报的稿中一个个完成。然后艾特你们鸭。

4.以后还会在lof吗?

是的,但关于第五的同人作品肯定会很少了。以后会重产邪教粮,如果对邪教组或我的文笔(你拉倒,谈毛的文笔)感兴趣,可以在lof搜索“OneCentury ”,有一个群号,在lof炸了的时期我把所有作品丢到了群里。

5.为啥不直接把QQ号放置顶里,还要私聊?

救救社恐的孩子!

好啦,话痨本性又没控制住。感谢每一个看完了的小可爱。取关随意(反正留下的都是兄弟hhhhhh)晚些时候可能一个小可爱替我捉虫的说明。就是这样。最后就是

再见啦。

关于杰园本《Ain't Nothin' But…》的一些问题与解答

高三狗没有时间帮忙发货就很悲伤鸭T▽T没有抢到特典的小可爱还是有机会的……!(反正我有hhhhhh欠抽脸x)

跳跳糖跳跳:

各位已经购买或者准备购买这本本子的小伙伴们请注意看一下这条lof。


首先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我们这个本子的发售是找的代理,代理只负责替我们开链接和统计,不了解什么时候发货等具体问题,所以大家有问题就不必在淘宝询问小姐姐了,直接在这条lof下评论或者私信我就可以了。


首先关于什么时候发货的问题:


因为我们是先预售统计数量再提交印厂印刷,所以发货时间会比较晚。预计九月底会先发购买了特典的小伙伴们的快递,其他只购买了本子的小伙伴大概得等一等了。最晚不会超过十月发货的,大家大概都会在十月底左右收到本子。


然后是使用什么快递公司的问题:


我们这边只有两位代发小姐姐,一位使用韵达,一位使用中通。加购了特典的小伙伴都将使用中通快递。我们的代发会好好包装本子,尽量减少运输过程中对本子和特典的磨损的。


接着是预售时间什么时候结束的问题:


之前在二宣lof里也说了,预售时间是九月十五日晚八点到九月二十五日晚八点。预售时间结束以后不再接单。


最后是特典是否会加印的问题:


这个我们还在商量中,不过能够确定的是,即使加印也会在本子的预售和发货结束以后,具体加印多少再看大家需求。


——————


最后嘱咐一句,不要再问代理小姐姐啦,不要再问代理小姐姐啦,不要再问代理小姐姐啦!


评论区提到的问题我会加到这条lof里,大家还有别的问题请移步评论区吖↓

【您看到的用户已因突发性心脏病进了医院】

跳跳糖跳跳:

一宣链接

王八蛋老板孚沙,卷钱带着小姨子跑了,我们只能卖本赚路费。原价198,现在只要65!孚沙王八蛋,你不要脸你不要脸你不要脸!!

开玩笑的。杰园向同人本二宣开始了!预售时间为九月十五日晚上八点到九月二十五日晚上八点。

高亮:此预售为全款预售。全款预售。全款预售。

封面较一宣作了小小的调整。

新增特典完稿图样。

本子单本为65,包含特典75。不包邮。

发货时间可能比较慢,请耐心等候QWQ

文手: @Retell  @宋荣子这个ID我占定了  @小鱼  @Apple  @咸鱼团子  @Phalloidin  @=w= 七奉一  @跳跳糖跳跳  @吹爆奈布的雨爱  @墨梅芜音言司歌雪   清零

画手: @鹨槿  @阁子  @语沫  @靠爱发电的某瑞君  @咸鱼团子

主催/排版: @孚沙

辛苦太太。

预售链接

如链接被吞了请私信提醒我补一下。认准神奇的同人山头店铺,其他皆为盗版!!!!!